VPN電信 | VPN聯通 | 辦公網 | 統一信息門戶 | 辦公電話 | 工作流程
學生 教師 校友 考生 訪客
大學論壇
當前位置: 首頁>>大學論壇>>正文
讓記筆記成為人生的必修課
2015-11-03 09:38   教育創新研究院 審核人:
分享到:

為了寫《資本論》,馬克思閱讀了1500多種書,留下了100多本讀書筆記;列寧在研究帝國主義專題讀了148本書、寫下60多萬字的札記;毛澤東提倡不動筆墨不看書,一本約10萬字的《倫理學原理》上就寫了萬余言的評語……讓人震撼的數據、故事背后,是他們廣泛閱讀、勤記筆記的精神。

在信息化時代,知識獲取更加方便快捷,“記筆記”似乎正在漸漸淡出我們的生活。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意味著一種習慣、一種修養、一種文化的漸行漸遠。今天重拾這個看起來老生常談的話題,就是想談談我對于記筆記的一些看法,希望能夠喚起大家對于“筆記”的記憶與再認識。

讓記筆記成為一種習慣

今天,我們還有多少人保持著上課、開會、閱讀、學術交流時記筆記的習慣?我們曾經有過這樣的習慣嗎?我們又是何時把這個習慣淡忘了?

我想大多數人都曾有過記筆記的習慣。那時沒有電腦、沒有網絡,信息不這么發達,所以我們珍惜每一個學習的機會,抓緊一切時間記錄那些讓我們覺得彌足珍貴的知識、那些啟發我們思考的線索、那些可能轉瞬即逝的思想火花。我們的一些創意與成果,也許就緣于那些隨手記錄下來的筆記。

可是隨著計算機和網絡的普及,學習方式越來越多元化,筆記卻記得越來越少。上課,我們可以下載相關課件、拷貝老師的PPT、上網搜到需要的內容。看起來學習的方式更加輕松了,但并沒有經過系統深入的學習和思考,有些知識變得似是而非,有些觀點變得人云亦云,有些寶貴的想法一閃而過。海量信息的沖擊淹沒了我們對知識的選擇與吸收,許多知識還沒有好好消化就成了過眼云煙。叔本華說:“不加思考地濫讀或無休止地讀書,所讀過的東西無法刻骨銘心,其大部分終將消失殆盡。”那么如何讓讀過的東西刻骨銘心?記筆記是十分重要的途徑。

孔子說,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怠。記筆記的過程,就是“學而思”的過程,是“解惑”的過程,是對知識進行記錄、整理、提煉、加工、思考、理解、消化、吸收、創造、提高的過程。正如《在斯坦福和哈佛大學連續拿A:如何學得更快,思考更靈活》一書作者皮特·羅杰斯所說,“你要用自己的方式記錄精華。記筆記本身就是學習的過程。”對學生來說,記好筆記是學習好的基本要求和前提。有研究發現,相比不記筆記的學生,那些記錄筆記的學生成功記住學習內容的幾率高出7倍。筆記不僅是在聽課過程中記錄的重點和難點,更是自身思考和總結的智慧結晶。可以說,筆記是買不到的教科書,其價值遠超過教科書。我還記得上大學時用的教科書,每一章后面都貼著一張紙,那是一份特殊的筆記——記錄的是我們總結提煉的這一章的精華。這種方法讓書越讀越薄、知識越學越精。這就是筆記的力量。有人說我們77級學生是記筆記的能手,這話不假,因為當時教科書很少,參考資料匱乏,學生在課堂上拼命地記筆記,課后復習也靠看筆記。這樣反而使我們在記筆記中受益匪淺。由于形成了習慣,后來有了教科書和參考書,也仍然堅持記筆記。我本人就是記筆記的終身受益者。

俗話說:“最淡的墨水,勝過最強的記憶。”美國著名作家、哲學家愛默生說:“靈感就像天空的小鳥,不知何時,它會突然飛來停在樹上。你稍不留意,它又飛走了。”養成記筆記的習慣,學會記錄那些隨時出現又隨時消失的靈感,才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讓記筆記成為一種修養

讀書使人明智、使人進步、使人完善,比讀書更重要、要求更高的是記筆記。通過筆記可以記錄讀書過程的所思、所感、所得,讓讀過的每一本書都深深融入自己的頭腦、融入自己的內心。因此記筆記不僅應該成為伴隨一生的習慣,更應當成為內化于心的個人修養。

楊絳先生在《錢鐘書手稿集》的序言中說,許多人認為錢鐘書記憶力特強,過目不忘,其實他只是好讀書、肯下功夫,還勤勤謹謹地做筆記。他做的外文筆記有178冊、3萬4千多頁;“日札”有23冊、2000多頁。《管錐編》里的許多文章都是日札里的心得經發揮充實而寫成的。由此可見,這數量驚人的筆記才是他“神奇”記憶力的源泉。

當記筆記超越習慣,內化為一種個人修養,筆記的含義也就不再停留在筆記本身的層面,而是有了更廣更深的延伸,成為一種知識的再創造和思想的再升華。我常常在很多大型國際學術會議、交流活動中,看到很多知名學者在一絲不茍地記著筆記。也許就在這一點一滴的字里行間,偉大的思想、偉大的發明就會應運而生。

許多大師、大家都是“筆記迷”。列夫·托爾斯泰的觀察筆記、達·芬奇的腰帶筆記、狄更斯的夜游筆記、契訶夫的卡片筆記、果戈理的萬寶筆記、杰克·倫敦的紙片筆記、黑格爾的活頁筆記……記筆記已經成為伴隨他們一生的個人修養。據說愛迪生總是隨身帶一個小筆記本,一想到什么新鮮問題和見解就立刻記在里面。而愛因斯坦去世后留下數萬份學術筆記和研究手稿,完整地記錄了他畢生研究探索的學術過程。我一直放在案頭的《錢學森手稿》,也是一份特殊的學術筆記,真實地記錄了錢學森的整個思維創新過程以及他對待科學嚴謹縝密的態度和求實探索的精神。

在我們學校也有很多這樣的人,一生都在不停地學習,把記筆記修煉成自身修養。在哈工大博物館二樓展廳里收藏并展出了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我校師生完成的各類筆記、作業等大量實物。有許多教學筆記、課堂筆記的共同特征是圖文并茂、書寫工整、條理清晰。這些筆記的完成者很多后來成了學界泰斗,如王光遠、潘際鑾、吳從炘……看到他們的筆記,我仿佛看到了一種精神、一種傳統,讓我深受觸動。

讓記筆記成為一種文化

在我國歷史上,不少名人學者都十分重視做讀書筆記,許多筆記涉及到政治、歷史、經濟、文化、自然科學、社會生活等諸多領域,具有很高的學術價值。季羨林老先生曾說,中國是世界上最喜藏書和讀書的國家,古籍中便有許多藏書和讀書的故事,堪稱佳話。

相傳和蘇東坡同時代的一位學者蘇子容,對于歷史知識記得滾瓜爛熟。蘇東坡向他請教讀書的經驗,他說:我曾經按照年月排史實,這樣編寫了一遍,以后又在史實下面注出年月,這樣又編寫了一遍,編來編去自然就熟了。

還有一個明朝著名文學家張溥的故事。傳說張溥的天資并不聰穎,尤其是記憶力很差,讀過的書轉眼就忘了,曾被老師罰抄文章十遍。張溥發現,一邊寫一邊在心里默讀,很快就領會了文章的精髓,并熟練地背誦下來。“眼過千遍,不如手過一遍”,張溥一直堅持著這樣的學習方法,后來成為很有名望的文人。他還把自己的書房取名為“七錄書齋”。

有句話說:讀書是門檻最低的高貴。“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讀書百遍,其義自見”等名句,記載了先輩熱愛讀書、熱愛記筆記的傳統。據記載,唐代詩人白居易把平時記錄下來的所見所聞所感裝在陶罐內,定期整理成篇從而完成《白氏六帖》;元末著名學者陶宗儀用樹葉做筆記,積葉成章而著成《南村輟耕錄》;近代著名詩人龔自珍用竹簏儲存自己的數百篇詩作,寫成著名的《己亥雜詩》。這些都成為中華文化寶庫中的“筆記”經典。

然而,當今的碎片化閱讀、快餐式閱讀沖淡了對經典的深度閱讀和思考,蜻蜓點水、走馬觀花式的閱讀已經成為一種普遍現象。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組織實施的最近一次調查顯示,2014年我國成年國民人均紙質圖書閱讀量為4.56本,遠低于早先調查顯示的法國20本、日本40本、以色列60本。這是我們不得不面對的嚴峻現實。我在國外訪問,發現他們在飛機上、地鐵上都喜歡捧一本書靜靜地讀。在國內情形卻大不相同,很多人要么低頭玩手機,要么大聲談笑,讀書成為罕見的風景。同樣,在學術交流中,我也發現有些國內學者不太喜歡記筆記。看到這樣的統計、這樣的現實,我很擔憂。一個民族漸漸遠離了閱讀,如何建立文化自覺、文化自信?一代人遠離了閱讀、不再記筆記,又如何去思考、去創造?

我去聽課時發現,有很多同學不記筆記,這種現象令我為同學們的學習效果擔憂。為了弘揚記筆記的文化傳統,喚醒同學們記筆記的意識,今年學校舉行了“最美筆記”評選活動,有3名同學的課堂筆記被哈工大博物館收藏。我在博物館看到他們的筆記和老一代哈工大人的筆記共同展出,感到很欣慰,仿佛看到了哈工大校訓、精神的傳承。正如吳從炘老師說:“透過這些學生的筆記,我很高興地看到,哈工大人才培養的優良傳統得以不斷傳承,‘規格嚴格,功夫到家’的校訓得到了很好的詮釋。”因此,同學們要把記好筆記提升到思想認識的新高度,繼承和發揚哈工大的優良傳統。

總而言之,能否記好筆記已不僅僅是一種學習習慣、個人修養的體現,從某種程度上說,更代表著民族素質和文化修養的水平。讓我們從民族文化的高度重新認識筆記文化、弘揚筆記文化,讓記筆記成為我們每一個人的人生必修課。

(來源:哈爾濱工業大學新聞網,作者為哈爾濱工業大學校長 周玉)

關閉窗口

Copyright ? 2006-2013 Jiangsu Ocean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招生咨詢電話:(0518)80307598
江蘇海洋大學辦公室版權所有 地址:江蘇省連云港市新浦區蒼梧路59號 電話:0518-85895000   郵編:222005